盐味的企鹅

他们却不曾见过蝴蝶

【獒龙】避之不谈,无需再谈 (一发完)

*文中全部英文来自《Talk》的歌词
*语焉不详,时间线错乱,请多担待



大昕前几天来看我,带了几盆花花草草,水仙发财树乒乓菊,什么都有,姹紫嫣红。他知道我最近好这个——人老了就爱侍弄些植物。

他和我聊几句家长里短的琐事,没多待就告辞了,他知道我忙。虽然已经从国家队退休,但需要交接的事儿还很多。

临走时,他瞥了一眼书柜,然后开始踩了鸡脖子一样叫唤:"师兄,那本书你怎么还留着?!"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哦,那本《云雀叫了一整天》。是张继科送我的。准确地说,是他砸过来的。

"想扔来着,总是忘。"

许昕看着我的眼睛,迟疑了一会儿。
"行吧。"

我知道他不信。

"师兄我走了,你缺什么就尽管告诉我,我肯定想办法给你弄来。"
末了又撂下一句:"师兄,多思无益。"

我哑然。好一个多思无益,可思了那个人这么些年,又怎能轻易放得下。

你能给我弄来金山银山,可就是喜马拉雅山都填不上我心里的那个黑洞啊。

{I can remember the good old days.When you and me used to hide away where the stars were shining.}

张继科说,他初见我,是在2003年,被肖指导拽过去看的。
那时他刚升一队没多久,肖指导就告诉他二队来了个孩子,特别稳,是个可塑之才。然后二话没说把他拽过去,看我练接发球。

"我还是觉得自己比你强的。"后来他这么理直气壮地跟我说。他从来在我面前直言不讳,我们的关系也不需要他隐藏什么。

后来我比赛赢了他,站在比他高一个台阶上。他捧着银牌,满脸不服气,一对大耳朵支棱着。
"你等着,下次我肯定能赢你!"

年轻气盛的我们谁也不肯服输,就这么一路磕磕绊绊,互相追赶着,也相互扶持着。现在想来,真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有人说我跟张继科像镜子的两面了。总有队员教练问我,咱队里你最喜欢谁?我就毫不犹豫地说,继科儿呀,我们俩是好哥们儿嘛。

可这种哥们儿情谊开始悄悄地变质,在我发觉之前就扎根心底,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You fill up my glass with promises thst could never last.}

理想是座家徒四壁的房子,摆出海市蜃楼般的美好模样。我有楼兰不破终不还的决心,却少了一些殊死一搏的勇气。

可张继科是不一样的,他把每一场比赛当做最后一场来拼。
那些上千次的挥拍,不要命的封闭针,练到虚脱的扣杀,被打烂的无数个球。都只是为证明一句话。
"我不想输。"
他蠢到无与伦比,不懂变通,就这么在一条道上走到黑。
热血咕噜咕噜往外冒,他带着佛挡杀佛的气势与豪迈,为了保卫梦想的热切,与每个试图围剿梦想的敌人进行壮怀激烈的战斗。

我看到梅枝的影子落在地上,和黑融成一片汪洋,而他纵下身亲吻月亮。

我看着他绝尘而去的身影,怕极了他看不见我。于是我拼尽全力长出翅膀,终于堪堪和他站在同一高度上。

{All the little things that we once said are not in my heart , they're in my head.}

许昕走的那天晚上,我陷入一个斑驳又光怪陆离的梦境之中。

那是我偷偷亲吻了和我一个宿舍,训练后在床上熟睡的张继科的场景。

我看见月亮缓缓移动着,清亮的月光洒在他长长的睫毛,刀锋般的鼻梁,还有那双薄唇。
我光着脚下了床,蹑手蹑脚走到他跟前,轻轻在他脸颊上啄了一下。
张继科几乎立刻就醒了过来,吓得我赶紧闭上眼睛。
我听见他说,马龙,你别闹了。
然后他叹了口气,似乎以为我又梦游了,把我扶回床上。

从小到大,我听得最多的话就是"别那么乖" "这么端着不累吗" "我倒希望你犯错"。我偶尔别扭一次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当新鲜事儿来看。
但是张继科叫我别闹了。

我从梦魇中挣脱出来,喘着粗气,手紧紧捂住胸口,好像要把什么东西重新按回去一样。

是无处安放的欲望。

我又想起那天肖指导心血来潮翻出来一堆老照片,让我们猜是哪年哪场比赛,猜中有奖。
我们一群人猜的火热,夹杂着几句互怼,张继科就静静坐在角落里玩手机,遇到和他有关的才抬头瞟一眼。

其中有一张,是我和张继科并肩站着,脖子上挂着亮闪闪的奖牌,冲镜头挥手。

"继科儿,你猜这是哪场?"肖指导问他。
"不记得了,大大小小比赛打过那么多,哪能全都记得。"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不记得,还是不愿记得。

就像我问他,你记不记得第一次喝酒时你一罐就倒了。
他说,人生那么多第一次,哪能事事都记得。

可我记得。我记得他第一次被刘指导点名批评,第一次翻墙,第一次喝酒,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拿世界冠军,第一次身披国旗。

我记得,我全都记得。
然而他就那么张扬潇洒地跑过,仓促而湍急,水花溅起打在我身上,不给我喘息的机会。

{That was the time to say goodbye.Let's put it to rest let it die.}

我一直是个缺少一些勇气的人,不管面对比赛,还是张继科。

张继科退役那天,在我记忆中是下着雨的。
我沉默地帮他收拾行李,把箱子递给他。
他没有接,而是猛地把我抵在墙上。
我的背和墙面撞在一起,一片火辣辣的疼。

他凑过来,那么近,那么触手可及,支棱起来的刘海儿几乎戳到我的脸。我看见他下巴上的胡茬,还有眼眶里的泪。

温热的鼻息喷在我的脖颈,耳边传来低沉的男声:"马龙,我喜欢你。你也一直喜欢我,对吧。"

我惊呆了,脑中仿佛炸开一朵烟花。
这不正是我多年来一直期待的问题吗?
那一瞬我明白,他一直以来所有的疏离逃避,都是在压抑自己的感情。
可我怕了。我怕我做出回答后的结果。我脑海里闪过家人,刘指导,秦指导,和所有队员,我看见他们在叹气在摇头。

我的灵魂叫嚣着,"当然喜欢你,老子他妈的从十四岁就喜欢你!"
可是我的身体把他推开,做出一个轻蔑的笑:"张继科,你别闹了。"

我看见他眼中的光倏地消失。
他抢过我手中的箱子,走到门口又转回来,抄起桌子上的书砸过来。

那本书擦着我耳畔呼啸而过,砸到墙上的镜子。
镜子碎片噼里啪啦掉了一地,倒映着我们支离破碎的面庞。

{Over time our wires crossed , or you changed it and you got lost.}

几天后,张继科打来电话——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说他要和家人去美国,也许不会再回来,让我自己保重。

我不知道他口中的"家人"是谁,我也不敢问。

放下电话,我突然很想好好读一读那本《云雀叫了一整天》——之前我从未认真看过。

我随便翻开一页,手指停留在短短几行铅字上。

你这样吹过
清凉,柔和
再吹过的
我知道不是你了

眼泪来得毫无预兆,掉在书页上,模糊了字迹。
我把诗集捂在胸口,在椅子上蜷缩成一团,突然觉得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我从未这样后悔过那天的回答。假如我大胆一点,承认我的喜欢,甚至凑过去吻他,那会是什么结果?我不知道。但唯一清楚的是,哪怕全世界都反对,至少我们拥有彼此,而绝不是像现在这样,除了一屋子花花草草,一无所有。

张继科是个细心的人,他既然问出了那个问题,就必然已经下定决心,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他用情未必就比我浅,他也挣扎过顾虑过,可他大大方方说出来了:"马龙,我喜欢你。"他把心事晾晒在阳光里,于是他终于放下了。

而我呢?
我想得太多。这在球场上是好事,在生活中却不是。我不想让任何人失望,所以我什么都不说,任凭所有事件和情愫在心里生根发芽。我把那些不安和怯懦埋藏在最阴暗的角落里,最后发霉腐烂,把心侵蚀出一个个小孔,暗绿色的液体争先恐后涌出,混入血液中,流遍全身,再也无法除去 。

我用半生的时间与一个人比肩,和他活成镜子的两面。如今镜子被打破,透过碎片,我将再也无法看见。

{Now we just don't feel the same.I guess it's over yeah we're done.}

我没有把许昕带来的花养过那个冬天。
太冷了,街边的树都在一棵一棵死去,更何况几盆薄命的花。

我在后院的树下挖了个坑,把那些花都埋了起来。一同放进去的还有那本诗集。
然后开始期待一株永远不会绽放的花。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想起来,张继科退役那天,其实是没有下雨的。只是我的记忆在我大脑的自动后期加工下,意图用一场百年难遇的大雨让那天更显苦情。要知道记忆总是会有偏差的,在时间的打磨下铺上更美好的滤镜或将苦难放大。可人生并不是在演电视剧,哪有那么多大雨来渲染难过,雨也很忙的,没空理你。所以所有的难过都只能你自己一个人骨鲠在喉,或者最多涉及到双方的分担。

我们说过再见,可谁都心知肚明不可能真的再见。余下的日子就侥幸过活,尾生抱柱,至死方休。

我一直记得他问我
——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你看,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求个答案。我们这样踉踉跄跄往前走着,不也捱过了一辈子。

你是英雄,你的希望,你的坚持,最后都会实现。你让我保重,我也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幸福。

沙关在沙漠,星星死在天上,名字葬在咽喉。我们沦成陌路,口齿不语,耿耿于怀。你正朽于喧嚣,我正老于世故。

'Cause we don't , we don't need to talk about this now
如今我们已避之不谈,也无需再谈
We've been down that road before
我们曾有过这痛苦的回忆
That was then and this is now
往事如烟,而今历史重演
The crowds in my heart they've been calling out your name
我心里曾大声呼喊你的名字
Now it just don't feel the same
却今时不同往日
I guess it's over ,yeah we're done
我想这就是我们的结局,我们缘分已尽

如今,我们也无需谈起这些伤痛。
如今,我们也无需谈起那些过往。
如今,我们也无需谈起曾经拥有。

我们已避之不谈,也无需再谈。


The End

*一个深夜失眠的产物
*想写成四十米大刀,结果充其量算是一把匕首,哎呀非常惭愧了🙉

评论(1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