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的企鹅

他们却不曾见过蝴蝶

【獒龙】名字 (中)

*瞎JB写 很啰嗦
*小学生文笔
*没有脑洞 只有无聊的流水账
*ooc都是我的 他们是国家的
*配合黄老板的Castle On The Hill食用 效果更佳

5.
高中生活很紧张也很美好。
张继科和马龙成了同桌,许昕就在隔壁班。

他们经常翘了午休去打球,白色小球打在球台上,乒乒乓乓,天下无双。

张继科总喜欢挂在马龙身上,即便是刚打完球一身臭汗,也春夏秋冬风雨无阻。
马龙说,继科儿你的洁癖呢。嘴角却勾起弧度。
许昕说,老张你是狗皮膏药吗。
然后被张继科拽着到球馆削了个4:0
爸爸我错了您说的都对您是最棒的。

张继科爱吃菜,马龙无肉不欢。
可每次打饭,张继科都多打一份红烧肉,马龙也多打一份拍黄瓜。然后旁若无人地给对方夹菜。

许昕暗搓搓把筷子伸向张继科盘子里的肉。
啪。
张继科把他挡了回去。
"我有洁癖。你别夹我的。"

我就是死了,烂在棺材里,也要用腐朽的声音喊出一句:excuse me??
大蟒很委屈,但大蟒不说。

6.
张继科迷上了写诗,不知道从哪整了个绿色小本本,天天往上写一些朦朦胧胧的句子,可他从来不给人看。

有一天马龙路过,看他又在写诗,瞄了一眼。《我的名字》。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继科儿你写的真不错啊!"

张继科一脸复杂的表情。
不是我写的。是普希金写的。

哦。
马龙挠头。
那也...挺好。
没...没你写得好!

许昕跑过来,一把抢走老张的小本本,用播音腔念他那些半尴不尬的诗。

"啊!小葡萄。按个头儿来看,它应该跟小西红柿做朋友吧。"

哈哈哈哈,等于自杀。

于是许昕又被削了个4:0。

张继科得意地晃着脑袋。"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把我当爸爸。"

唉。儿子们不懂事,让大家见笑了。
马龙气得揪眉毛。

7.
高二文理分班,张继科毫不意外地选了文,马龙许昕待在理科班。

文科在三楼,理科在五楼。
两层楼的距离并不能阻止张继科思念马龙的心,天天跑上跑下也不嫌烦。

张继科搂着马龙抱怨:"龙啊,我这天天跑来跑去腿都粗了一圈..."

马龙乐呵呵的,挺好哇,体力好嘛,以后你有了女朋友可得好好谢谢我。
他没看见张继科暗下去的脸色。

8.
高二,张继科心中的叛逆开始生长。

他跟外校的小混混约架,一对三赢了,虽然脸上挂了彩。开心,得意。
当着一群小女生的面撕掉校服T恤,露出背上一对翅膀。

马龙给他上药。
嘶...龙疼疼疼。
你打架的时候怎么不觉得疼。还一打三。很牛逼啊你张继科。万一出事儿了算谁的。
龙我错了...
马龙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嗷!
大黑狗差点儿跳起来。

周一升旗仪式,张继科被教导主任刘月半提溜到主席台上做检讨。藏獒垂着脑袋,认认真真念稿子,显得有点儿委屈。

刘月半主任说,下面请这次期中考高二年级文理科状元上台介绍学习经验。

张继科换个稿子,又和马龙一起站了上去。

台下一片哄笑。
张继科从此成了校园传奇人物。

9.
张继科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马龙了

他最近在看王小波和朱生豪。
每看一句话,马龙的身影都在他脑海里愈发清晰。

马龙在他梦里吸吸吸地笑,用小奶音给他唱痴心绝对。

第二天早晨醒来,两腿间一摊白色。

哦册那。
尼古拉斯张二狗子有些慌。

10.
高三那年。

"科哥科哥。"
高一的樊振东缠着张继科问。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呀。"

嗯...
就是觉得他哪都好呗。
笑成阿拉伯小傻子也好看,唱起歌来像巨星。觉得他的名字最好听,一天念八百遍也没够。

张继科把脸埋在手里笑。

每个黑老大都有柔软的一面。马龙就是张继科内心深处的Hello Kitty。

樊振东一脸不屑。科哥别怂啊。

然后他认识了高二的周雨。

雨哥雨哥你这次考的真好啊。
雨哥雨哥对勾函数啥意思你给我讲讲呗。
雨哥雨哥我饿了你给我买鸡蛋灌饼吧。
雨哥雨哥。
……

周雨笑得温柔,好好好,吃吃吃,买买买,我的小英雄。
樊振东捂着脸。
啊。雨哥眼里有星星。

11.
张继科和马龙在一起似乎是特别自然的,命中就该这样的。

一天下晚自习,两人推着自行车回家。
张继科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今晚月色真美。
马龙说,没有你美。

张二狗子愣住了。眼看着马龙白的发光的脸越凑越近,鼻梁跟他的撞到一起。

说不清楚谁先动的心,但夜晚踟蹰的时候回头看看,哦,好像就认准那个人了。总之就是双向了很久才捅破这层窗户纸。

没谁离了谁活不了,但跟你在一起我才真的快乐。

张继科跟马龙勾肩搭背走在校园里,小马同学羞红了耳朵尖儿。

继科儿,不要则样。
没关系这儿没人。

……(不可描述)

12.
高考结束那天,张继科带着哥儿几个去学校附近的大排档撸串喝酒,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谈谈他们夕阳下的奔跑和未完成的梦。

马龙把他跟张继科那点事儿跟许昕全盘托出,从懵懵懂懂的感觉到滚上床。
许昕有一点点悲伤有一点点彷徨,冲马龙喊:我就知道你们俩肯定有猫腻儿!这么大的事儿居然不告诉我!我到底是不是你最可爱的师弟?嗯??

然后抱着酒瓶子猛灌,拉过樊振东的手说,到底这03年的青啤就是味道不一样。
小孩儿颤颤巍巍。哥,03年的都过期了味道能一样吗。

夜已深。
许昕拿筷子敲着碗,嘴里瞎哼哼。说好的一起母胎solo,你却偷偷泡了妞。张继科听了把咬了半截的黄瓜照他脸上扔。

马龙喝得脸通红,只顾吸吸吸傻乐,操着小奶音给张继科背微博上看来的酸话。
啊,继科儿。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张继科嘴角一抽。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周雨唱歌,冷...冷酷到底?

樊振东嘴一撇,雨哥你看他们又说你。
周雨依旧笑得温柔,问他,胖儿乖,不气,吃饱了吗?
樊振东一阵摇头。
周雨中气十足地喊道:老板,再来五串猪腰子!

13.
再后来的事儿,就顺理成章了。

周雨樊振东一个高三一个高二,在卷子堆里怀疑人生。
张继科马龙许昕全都考到北京,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逮着机会就出去撸串压马路。

张继科依旧喜欢狗皮膏药一样贴在马龙身上,有洁癖也要和马龙换衣服换鞋子。

许昕再不嚷嚷眼睛疼了,他自己也加入了虐狗大队——人家跟姚彦感情好着呐!

本科四年。考研。然后工作。

张继科在电视台做记者,在成为一名有深度的新闻工作者的道路上飞驰而去。
马龙去一家外企当个不大不小的主管,想着再努力往上蹦哒两下混个经理。

他们买了车,也租得起三环以内的房子。很少吵架,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岁月静好哇。
张先生又想写诗了。

TBC

还是没能两发完...我真的太啰嗦了...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