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的企鹅

他们却不曾见过蝴蝶

【獒龙】校园十题

*本来想写个三十题,结果写了十个就没梗了...我菜我自省
*有一点昕博也打了tag,不妥删



1.关于转校生

高二一班转来个新同学,叫马龙。
一来就直接进了实验班,成绩有多好可见一斑。

张继科许昕晃晃悠悠走到马龙桌前,胳膊往桌子上一撑:“同学,听说你成绩挺不错?要不要加入我们青龙帮?”

马龙把被张继科碰歪的书本码好,抬头看两人:“你们俩怕是学习学傻了吧。”
然后从书包里摸出一罐旺仔牛奶搁在许昕手里:“饭后喝,对脑子好。”

张继科听得脸都绿了。直线球选手许昕直接抱住马龙胳膊晃来晃去:“龙哥,看在咱俩少年宫素描班同学的份儿上,你放学去我们那儿看一眼吧~我们绝对正经帮派!不抽烟不喝酒不聚众斗殴年级四十名开外的都进不来呢……”

马龙被他吵得脑仁疼,一手怼在他头上:“好好好去去去”

俩人达成目的,乐呵呵走了。张继科还做作地挑眉:“你,值得拥有。”

许昕拿着旺仔调戏方博去了。“方小褶儿你看你弟弟!”
方博脸通红,抄起新概念3冲许昕呼啸而去。




2.关于帮派

下午班会课后,马龙按照跟张继科他们的约定向实验楼走去。

“201,202……哈!这儿呢206。”马龙握住门把手,就听见屋里闹哄哄的不知道在搞什么幺蛾子。

唉男子汉大丈夫死就死了十七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门开了,马龙看着屋内的景象,一脸懵逼。


闫安一边刚物理一边揪眉毛,张煜东试图按住他躁动不安的手。

靠窗座位的樊振东正唰唰写竞赛题,周雨撑着脸看着他一脸姨母笑:“真棒,我的小神童。”

许昕拿笔敲上方博的后脑勺:“方博你怎么考进实验班的?牛一律你都忘了?”
方博一脸不服气:“你行你上啊许大瞎。”
许昕拽过卷子二话不说开始写。

另一边的张继科和郝帅已经要打起来了。
“智障吗你?肯定是铁先跟盐酸反应啊!变价少啊!”
“你扯屁!氧化亚铁先好吗?碱性氧化物啊!酸碱中和啊!”
“敢赌吗!五包辣条!”
“哦嚯怕你哦,来啊赌就赌啊!”

……

马龙退出去一步看了眼门外墙上贴的纸条:青龙学习互助小组。


神他妈青龙帮。




3.关于初识

张继科觉得马龙特别眼熟,他冥思苦想许久,又去找马龙求证,终于得出结论——他俩初中时是奥赛班同学。

当年奥赛班第一天上课,马龙在大楼里迷路了。等他找到教室,老师已经开始发讲义了。屋子里满满当当,只有最后一排那个少年边上还有个空位。

张继科正戴着耳机听歌,手里捧着一本数独。马龙朝他走来,他抬起眼皮瞟了对方一眼,抱起书包往里挪,把靠过道的位置空了出来。

马龙嘴挺闲不住的,指指他的耳机,跟他搭讪:“许嵩吗?”
那时候许嵩正当红,满大街放的都是他的歌。

张继科收好耳机,接过前桌传过来的讲义,冷冷地说:“Coldplay。”


后来马龙回忆起这段,冲张继科咬牙切齿:“你就不能对新同学友善一点?”

张继科笑成一颗核桃:“不好意思,毕竟当时谁都不知道坐下来的是我男朋友。”




4.关于广播站点歌

午休过后有广播,按照往常,周三是点歌时间。

“下面这首歌是高二一班许昕点给方博同学的。”

许昕正趴桌上会周公呢,一下子蹦起来,伸手拽住前座方博的衣领。
“老子点给你的!好好听着!”
方博扔了笔一脸期待。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方,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许昕冲方博做口型,挤眉弄眼。

这他妈听不出来就是傻逼了。方博咔咔掰手指:“死瞎子我看你是想感受一下博哥的粗长。”


马龙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在旁边吸吸吸地笑。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一首《空城》送给高二一班马龙。”

音乐响起,张继科不知道什么时候晃到他面前,跟着一起唱。

“......这街道车水马龙......”
“......马龙......”

马龙选手怒气值读条百分之五十。

“Alone~Alone~”
“阿龙~阿龙~”

百分之八十。

一曲终了,张老师一脸风骚冲他顶了下胯。

百分之百。

马龙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个小兔崽子。”


讲台上刘老师刚宣布自由活动,就看见两个人高马大的男生怪叫着冲出门外,另两个稍矮一点的人手一本厚书紧随其后。




5.关于看片儿

许昕拿着一张光碟,满脸贱兮兮的笑容对马龙说:“龙哥,看片儿吗?”

马龙没来得及张口,张继科方博就凑过来了:“啥啥啥片儿!”

“能是啥片儿,我好不容易从秦老师那拷来的。”

哇,秦老师的,那肯定是宝贝啊。

于是放学后,张继科马龙方博,再加上来凑热闹的周雨闫安,一行五人浩浩荡荡往许昕家进发。

许昕拉上窗帘,把光盘推进电脑里。几个人眼巴巴围坐在许昕那台破联想周围。

影片开始了,屏幕上打出字幕:高中化学选修三。

???

许昕摆摆手:“哎呀耐心点儿好看的在后面呢。”

哦哦哦。

血气方刚的少年们看了十五分钟有机化学实验。

许昕按下暂停键,指着屏幕上的烧杯:“看这儿!发现啥了!”

张继科挠挠头:“苍...苍老师的倒影?”

从进屋开始没说话的方博一拍大腿:“我靠练习册46页那题答案果然错了!就他妈先加浓硫酸再加乙醇!”

俩人起身,击掌,相视而笑。

剩下四脸懵逼。




6.关于生病

张继科感冒小半个月还没好,天天鼻子吸溜吸溜,谁那有抽纸谁就是他再生父母。

他本来就长了双困顿的眼睛,这一吃感冒药更想睡觉了,为了听课强打精神,眼皮折了四五六七折。

马龙看着张继科天天课上脑袋一点一点的,可心疼了。想给张继科带点吃完不犯困的感冒药吧,大老爷们儿又拉不下脸来。

怎么办呢?

于是纯情的小马同学想了个妙招。我也感冒,到时候把药分给他不就好啦?

马龙的行动力那是杠杠的。当天晚上就洗完冷水澡开着空调睡觉,第二天果然拖着大鼻涕去上学了。

结果到学校,马龙傻眼了。张继科这孙子怎么好了?好了??气得他打了好大一个喷嚏。

张继科听见响声,马上跑过来问他怎么回事儿。马龙红着脸支支吾吾解释半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张继科又拍大腿又拍桌子,乐得一口蛋黄派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马龙冷静下来,右手抽出桌斗里一兜鼻涕纸,左手拉开张继科校服拉链。一兜子病毒准确落入洁癖精怀中。

“马龙我日你仙人板板!”




7.关于网吧

马龙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去网吧的都是坏孩子”。
所以当张继科招呼他一起去网吧时,他内心是拒绝的。

“哎呀走吧走吧龙你别老这么乖了多没意思。”

张继科两手从腋下把他圈住,许昕抬左腿,方博抬右腿,吭哧吭哧把马龙搬到网吧门口,周雨樊振东在旁边给他们加油助威。

马龙木着一张脸看着张继科驾轻就熟地打开电源,点开浏览器,输入网址。

诶等等。
4399小游戏?


张继科转过头严肃地盯着他:“马龙同学,要不要来一局紧张刺激的森林冰火人?”


马龙:个小神经病。




8.关于选课

又到了一年一度选体育课的时候。

张继科说:“选足球吧?团体运动比较热血。”
马龙摆手:“不行不行我怕射门时一脚踢在草皮上。”
张继科低声嘟囔“你也得有那机会才行啊”。马龙一个眼刀过去,张继科虎躯一震。

“大昕你选啥?”马龙问。
“不知道啊…我还挺想踢足球的。等我问问方小博儿。”

方博在教室另一头跟周雨掰手腕,热火朝天。听见许昕喊他,屁颠儿跑过来。

“靠,周雨个怪力少年,都要把我手腕子撅折了。”

许昕白他一眼,拉过他的右手来轻轻搓着。
“方博你体育选什么啊?”
“嗯...乒乓球吧。”

“行,那我也乒乓球了。”许昕爽快地宣布道。

马龙回头看张继科,鼓着腮帮子,眨巴眨巴眼睛。

“...靠。乒乓球吧乒乓球吧。你可真治我。”张继科装模作样抖抖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上课铃响了,小崽子们窜回座位。


表格发下来,张继科隔着两排冲马龙低声喊:“第一志愿乒乓球,第二志愿足球,别忘啦!”
“知道知道。”马龙比划一个ok的手势。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报乒乓球的人太多,把张继科挤到足球课去了。

马龙有点儿不高兴,许昕拍拍他:“哎呀就体育课不在一块儿上嘛,平时在班里不天天都能见着?再说老张他本来也想报足球的。”


第二天上课,王皓老师懒洋洋靠在球台上吹哨。“集合啦集合啦,后面几班的?动作快点儿!”

有个人踏着预备铃慢悠悠走进来。
王老师瞪起眼睛:“打铃了还磨叽?快站队!”

那个人大摇大摆走进一班的队伍,站到马龙身后。

马龙回头,一脸惊喜:“继科儿?你不是去足球了吗?”
张继科翻白眼:“靠,我给皓哥买了三斤橘子两袋鸡脆骨他才同意给我改志愿。”
“你就耍小聪明吧。”马龙同学口是心非,转过头去笑成一只小鼹鼠。




9.关于运动会

这是高中生涯最后一次运动会了——升入高三后取消一切课外活动——本来应该好好狂欢一下,可一班的同学却并不怎么高兴。
他们班的短跑健将在运动会前一天崴了脚。

“继科儿你别跑了吧?要不退赛吧?”马龙看着张继科红肿的脚踝,忧心忡忡。

“别别别,退赛要扣分的,咱班还得拿精神文明班集体呢。”张继科直摇头:“我能跑下来。”


二百米马上要开始了,张继科正站在跑道上热身。
作为学生会摄影师的马龙可以进入内场。他双手紧紧扣住单反,眼睛死盯着穿着荧光色运动服的人。

张继科察觉到他的目光,扬起胳膊冲他比了个v。

比赛开始,前五十米张继科状态还是不错的,跑在第二的位置。可后来能明显看出脚伤对他有多大影响。

张继科步调渐渐放慢,落到队伍后面。

最后五十米,张继科几乎是单脚蹦到终点的。

马龙扔了单反去扶他,张继科看着他着急的样子,笑了:“我可没给班里扣分啊,老刘可得好好表扬我的拼搏精神。”

结果看到马龙相机里他面部发力的照片张继科就不淡定了。
“删了删了!你科哥不存在这样的丑照!”
“不!要发到校刊上的!”
“你他妈还想发校刊?!”




方博是被抓过来跑接力的,慌的要命。许昕说要给他加油,他把许昕拽到离跑道不远的位置:“你就站这儿别动啊!”

结果许昕被拉去参加跳高的检录。方博站上跑道回头一看不见了人影,脑子里乱成一锅粥,紧张得胃疼。

发令枪打响,第一棒周雨像个豹子似的蹿在队伍最前面。方博是第二棒,眼看周雨快到弯道了,他感觉腿肚子直转筋。习惯性回头一瞟,许昕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还站在刚刚的位置。

方博一下就安心多了。

比赛结束以后,周雨咆哮着冲过来要掐方博:“方博你大脑上没有沟吧?那种紧要关头你他妈居然有心思蹦起来跟许昕挥挥手?”


后来方博知道许昕跳高第一杆就没过,问他是不是故意的。

许昕连连否认:“傻逼你想多了。”
然而泛红的脖颈出卖了他。




10.关于毕业照

张继科跟马龙站到最高一级台阶上,正牵着小手准备排排坐吃果果,刘老师过来提溜着后颈把他俩分开:“高个儿站中间,马龙你边儿上去。”

末了又招招手:“许昕你过来,站他俩中间。”

许昕感受到两束目光如炬几乎要把他洞穿。
他盯着前排方博圆乎乎的后脑勺试图麻痹自己。

刘老师在前面喊:“大家整理整理衣服头发啊是哇,一会儿拍照要露八颗牙!”

马龙在许昕身后神秘兮兮地冲张继科招招手:“继科儿你脸上有东西。”

张继科乖乖把脸凑过去。

许昕清清楚楚听见“吧唧”一声。
许昕觉得自己眼睛要聋了。不不不是耳朵要瞎了。

后来照片洗好了,其中一张照片上许昕两边的人没有脑袋只有身子。于是这成了班里的世纪难题:马龙张继科到底在许昕身后干什么?

许昕捏着照片:还他妈有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




评论(23)

热度(133)